靠你看看啊啊啊我靠啊啊 @槿白啊

duckling:

在剧场版主视角图的幸福暴风雨的冲击之下凭着本能的速度眼抠到了个……糖???

2018-11-04 1 /
转载自:duckling
 

老是吞我内容,淦

 

my sweet cherry sir (下)

前文戳合集

图源网络,侵权删

很大的车。

 

不是蝓:

我的美国语伴Newaza,大名龙豪财,诨名小胖。

(悲报1:我原本想找个有迷人伦敦腔的金毛帅哥,现在硬生生被带成西海岸匪帮口音。
(悲报2:我最后也没能解释清楚,我教他的真的不是气功。

2018-10-26 /
转载自:不是蝓
 

my sweet cherry sir

有车,有车,有车!

[上篇part2]

 

my sweet cherry sir

有车,有车,有车

[上篇part1]

因为真的翻车好多次只能发图……我恨啊啊啊

 

赶上末班车……
【就算是十一点五十九分我也要发:O】
我还能再爱他们一百年!!!

致我最爱最爱的你--来自宇智波兄弟双方

p1贺图
p2收到了丸子抱枕的鼬鼬
p3~4有点崩的兔几兄弟和食物兄弟
p5~p7论有个助攻的重要性
p8~9做蛋糕给鼬的佐可爱爆了(。
(画的手会崩,慎点。)

 

【鼬佐】细树根




*高考作文题[全国卷2]
*鼬佐
*原著和平线,鼬佐交往设定

暗部是在暗处保护木叶和平的根,团藏是这么说的。根隐藏于黑暗,背负污名,汲取地下的养分,也极少受伤。而木叶的大众,那是斑驳的树皮树干,力量微小却数量庞大。裸露着的树干和树皮,自以为是地负着许多伐木者的伤害,把他作为有担当的象征。其实没有了根,这一切的一切,都将崩塌落地,再也没有任何价值。

鼬进入暗部已经八年了,他这八年来,小队里死的死残的残,只有他一个人从头走到现在。因此,他深谙人终会死这一道理,从十几岁的少年到现在冷静无比的杀手。



宇智波鼬,暗部里的人称他为
[没有弱点,没有表情的男人]

“可恶……你这个卑鄙的家伙”
倒在地上被五花大绑的敌国间谍不安分地扭动着,“你到底是怎么看出我的变装的!”

“很简单,你在抬头的时候,喉结露出来了。”

“连那么细小的动作都……”

“乖乖交出情报卷轴,可以饶你不死。”

“切!我不可能把它交出来的!”
那人撇过脸去,不屑地朝墙角吐了一口唾沫。

“既然这样,那我说再多也没用了”
鼬沉着一副脸。
“你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就来找你抢卷轴?

“……什么?!”

鼬快速地结印,绑在间谍腿上的起爆符瞬间爆炸,把间谍的尸骸炸得七零八落,同时炸断了这座建筑的支柱。
石头一块一块落下来,鼬很自如地从它们身边穿过,从后面的石壁里取出卷轴,然后撤退。

『没有弱点,没有感情的男人』敌我都这么称呼他。

“哟,itachi。”
止水已经在外面等着了,他递过来一个纸袋:“任务完成的不错,请你的。”
鼬打开纸袋,里面装着五串丸子,都是甘栗甘的手艺。
“尝尝呗”
“嗯……”

“……好吃!”
“我就说了吧,这家丸子店的手艺没得挑啊。”
“不愧是止水,还是那么靠谱”
“过奖过奖啊”

“去南贺川烤鱼吗,难得任务这么早完成。”
“我们都去多少次了……我要回去的”
“再最后一次嘛~拜托?”
“唉……速度要快点啊……”
“了解了解,为了多陪陪可爱的sasuke酱吧?”
“……”

柴火已经烧得噼啪作响,一条肥美的鲜鱼在火上灼着,炙烤出一阵阵扑鼻之香。夏天渐近,蝉鸣也闹腾起来,伴着轻微的火苗窜动声在远处响彻。止水很享受地啃着他之前捞上来的一条鱼,而鼬没有动嘴,只是呆呆的看着火焰扑上扑下。

“怎么了,不吃烤鱼吗”止水问。
“不吃,想事情”
“在想什么?”
“你说,我真的像他们说的那样,没有弱点吗?”
止水转过头来看他,鼬依旧怔怔地盯着
焰心。止水又转头回来,看着天空。被夕阳烧红的天空此刻也冒出几丝细云铺在天边,向大地致以清凉。

“啊……我们这种组织的人怎么可能没有弱点呢?我们暗部只是为了守护村子存在的,被守护的东西自然就是弱点所在了。”
“嗯……你说的很对……”
“用不着因为这种事烦恼啦。”止水笑笑。

“谢谢你,止水哥。”
“不用谢。”
“现在天色也不早了,我先回家了。”
“嗯,慢走啊”

鼬很快就离开了。留在河边的止水想着,那几个家伙恐怕没几个知道鼬是有弟弟的,不然可能真的没有其他弱点了。

“鼬!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佐助他……”
迎接他的是母亲急切的声音,还有父亲焦急的表情。
“母亲,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鼬……佐助他…他不见了…”
母亲这么说,眼角渗出几滴眼泪来。
鼬心里咯噔一下。
“你去找找他…”父亲一边温柔地安慰母亲,一边朝鼬这里皱眉:“一定要找到啊。”

是。
他马上又朝门口冲出去,非常迅速地在宇智波村里四处寻找着。
怎么办啊……要是你真的就此消失不见了怎么办……
这个曾经没有感情的男人,如今脸上尽是脆弱的表情。
他依旧费力地寻找着,而悬着心度过的每一秒都如一个世纪那么漫长而难以忍耐,他忍受住了儿时战争的残酷和血腥,却忍受不住对最亲爱的人思念的煎熬。这种时刻,他自己曾认为自己是冷血怪物的想法霎时不攻自破。

这么多年探求的,没有弱点,没有感情,这样的未来,真的会那么美好吗?

在宇智波家森林的外边,他找到了佐助。
“佐助!”
“……鼬!”佐助不由得吓了一跳。
鼬着急地跑过去,要查看他的状况。
“没事吧,有没有受伤?”
“没有啦。不用那么担心的。”佐助说,把手里攥着的东西向背后藏。
“你手里拿了什么?”鼬看到了他这个小动作。
“没有…”
没等他说完,鼬就把手探过去,一下握住他手上的手里剑。
“……什么时候?!”

“……佐助,你要修行为什么不叫我陪你呢?何必自己这样偷偷练”
“你老是没有时间,暗部的任务很多啊”

“嗯……”

“我就是觉得自己体术不行,自己想多练一些,还有……”
“还有什么?”
“就是…每次变强一点点的时候…就觉得和你的…距离拉近了……”佐助这么说着,而声音却越来越小,直到脸上的红云舒展开来。

鼬没有犹豫,直接地凑近他的脸,朝着嘴唇吻上去。佐助的脸又红了几度,嘴里不自觉地漏出几丝吐息,引诱着鼬。鼬简直要沉溺于爱人如此甜美的嗓音里,温柔地用手托住了佐助的脖颈,另一手搂住了他的腰。

“唔…好难受…”吻了许久,佐助才辛苦地说出这么一句话。鼬听到了之后,有点恋恋不舍地放开了他的嘴唇,但是手依旧抱着他。

“佐助,你真可爱。”
“不要老是拿形容小孩子的话来形容我啦……我都十六岁了…”
“好好好。”

看着佐助还有些余红的脸颊,鼬顿悟了,原来真正心尖上的嫩肉,是这个可爱无比的少年。

根系相互交缠,相互盘绕,铸成了地底下坚不可摧的系统。但是再坚硬再强大的树根,都是依靠根尖末端的细嫩的根毛和神经来汲取养分的,如果只是砍掉树木,留下根部的话,数年之后会再度萌发生机;而一旦折断那一根根细弱的根稍,那么这就只是枯木一桩。只有拥有那样细密的敏感的神经,才能从外界吸取更多更多的精神养分,如果摧毁了这一存在,那么人活着也仅仅是空壳一具,没有感情没有生机的人了。

鼬拉着佐助的手,十指相扣,那是双方交缠的根系,正从对方身上汲取彼此爱的精神养分。

--完--



感谢观看!!一天赶出来的产物希望有人喜欢o(〃'▽'〃)o
想看兄弟两个甜甜腻腻难舍难分,年纪大了想吃糖emmmm
其实是想表达出“拥有弱点其实也不错”的感觉,会感觉人活了起来哪种,可惜真的写不来(っ´;ω;`с )
各位看得开心!

1/6
1
 
2
 
3
 
4
 
5